曼联球迷为何痛恨格雷泽:曼苏尔投了10亿他们欠了10亿

当格雷泽家族2005年6月30日第一次踏足老特拉福德时,他们就应该明白前路坎坷。

那是他们第一次以主人的身份进入老特拉福德,有传言说乔尔、布莱恩和阿夫拉姆三兄弟当晚抵达了老特拉福德,会见了一些老员工,另外志得意满地欣赏了一番曼联这块刚刚到手的蛋糕。

他们进入球场时的确相当低调,但出来就难了。几百名高喊着“去死,去死,格雷泽”的曼联死忠球迷试图冲进球场,警方出动了防暴警察和警犬。球迷们设置路障阻止格雷泽兄弟逃跑,警方不得已请三位老板坐上警车突围而去。

“他们(格雷泽兄弟)在这不会有好日子过的,”曼联球迷组织Shareholders United的尼克-托尔说道。

“我觉得他们还是低估了困难,曼联死忠球迷永远不会放弃斗争,”尼克-托尔继续说道。

他们转达的信息已经很明确了——虽然红魔传奇博比-查尔顿爵士替球迷们为新老板表达了歉意,但曼联球迷不欢迎格雷泽家族的态度不会改变。

“我为发生的一切向他们表示歉意,”查尔顿爵士说道。“我试着向他们解释,球迷们是球队重要的一部分,他们视球队为珍宝,但有时候反应会过激一些。”

十七年过去了,曼联球迷依然对格雷泽家族充满敌意,为什么呢?要从他们的原罪说起——当年他们总共用7.9亿英镑收购了当时英超最成功的俱乐部,但只有2.7亿是他们自己掏的钱,剩下的全是用杠杆借来的,这些美国商人一来就让曼联背上了5亿英镑的债务。

在那之前,曼联没有任何债务。虽然曼联于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了,每年需要向股东分红,但挣来的钱还会用于球队建设,所以弗格森爵士才能在2004年花2700万英镑天价引进鲁尼。

从1992年到2005年,曼联一直致力于球场翻新升级,球场容量从40000人扩充到75000人。可以说,以前的曼联走的是良性发展道路,但格雷泽家族到来后,曼联不得不面临高筑的债台以及越滚越多的利息。

从2005年开始,曼联球迷在对抗球队高管的路上就没停歇过。2021年五月,他们冲入老特拉福德,使得曼联与利物浦的比赛被迫推迟。

格雷泽家族共有六人持有曼联股份,其中阿夫拉姆、凯文和爱德华在过去12个月里出手了总共2亿英镑的股份。

今年八月,彭博社有报告指出,格雷泽家族正在考虑卖掉一小部分股份用来改造老特拉福德球场——这座球场自2005年就再也没扩建升级过了,而且上赛季居然出现了主看台顶棚漏水的状况,连球迷们身上都落满了水。

在曼城,曾经在伊蒂哈德上空出现过一条横幅,球迷们感谢老板曼苏尔给球队的持续投资。

在切尔西老板阿布拉莫维奇被迫出售自己的球队时,看台上也出现了球迷们致敬阿布的横幅“罗曼帝国”。

但是在老特拉福德,无论是墙上、座椅还是路灯柱子上,可以说在一切静止的东西上,只张贴有一句简单的海报——“Love United Hate Glazer”。

早在格雷泽家族正在收购曼联时,一些球迷组织,比如上文我们提及的Shareholders United就试图阻止交易,他们警告说格雷泽家族无非是拿曼联当做一部提款机。

很多球迷发誓再也不去现场看球,一些更极端的球迷甚至组建了一支由球迷出资支持的球队FC United of Manchester,目前该队属于英格兰第七级别联赛。

格雷泽家族入主曼联的方式本就不光彩,甚至可以说是恶意收购了——他们一点点地买进曼联股票,这一点曼联董事会是有所察觉的。在曼联CEO位置上一直干到2013年的大卫-吉尔就曾警告说:“债务只能走向毁灭,曼联永远不会走上这条路”。但是到了2005年5月,格雷泽家族在拿到原属于爱尔兰赛马巨头麦克马纳斯和马尼耶的28.7%的股份后,成功入主曼联。

即便乔尔-格雷泽在2005年曾表示格雷泽家族将“夙兴夜寐,接近球迷”,但他们多年来始终与球迷保持着距离,直到2021年为加入欧超联赛才现身向球迷们道歉。

这种姿态显然无法赢得曼联球迷的认可和接纳。格雷泽兄弟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,他们很少到现场观摩比赛,乔尔-格雷泽以副主席身份负责球队商务,然而他的办公室远在华盛顿。

对于那些不熟悉曼联历史的人来说,曼联球迷如此反感自己球队的老板似乎有些过火了——自从格雷泽家族接手以来,只有切尔西(18次)和曼城(14次)在大赛冠军奖杯数量上领先曼联。

在格雷泽家族治下,曼联拿下了五座英超冠军奖杯,一次欧冠冠军,还有两次欧冠亚军。

曼联从2005年以来在引援方面花了17亿英镑,引进的大牌球星包括C罗、博格巴以及迪玛利亚,还有一些重量级的自由转会比如伊布、卡瓦尼以及桑切斯。

光是这个夏天,曼联就花了2.1亿英镑,包括格雷泽时期最大手笔的引援——巴西边锋安东尼,转会费为8490万英镑。

在格雷泽治下,曼联的商业营收几乎增加了两倍,从2006年的2.1亿英镑飙升至2019年的6.15亿英镑。

但现实是骨感的。从2017年穆里尼奥带队拿到欧联杯冠军后,曼联就开始与冠军无缘,自弗格森爵士于2013年退休后,曼联总共才拿了三座冠军奖杯。在后弗格森时代,曼联甚至连英超冠军的边都沾不上。自2011年进入决赛后,曼联只有两次进入欧冠四分之一决赛。虽然曼联在转会市场上花的钱一点不比曼城、切尔西和巴黎圣日耳曼少,但愤怒的曼联球迷们似乎只关注从曼联流向格雷泽家族的钱。

“对于曼联死忠球迷们来说,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或是原谅(格雷泽家族),”《红魔新闻》的资深编辑巴尼-奇尔顿说道。“财政数字足以让人惊掉下巴,大量的钱花在了债务和利息上,与此相比投入到球队到钱反倒没多少了。”

“凭什么?凭什么将曼联的血输入到那些恶意收购球队的家族去?有时候我想这个问题想得夜不能寐,成本是落在球队身上没有错,但更重要的是,落在了球迷身上。”

到了2018年,曼苏尔为曼城的投入超过了10亿英镑,也就是在同一年,曼联的格雷泽家族交出了一份更“惊艳”的答卷——为了收购曼联所借用的杠杆资金的利息、剩余债务以及向股东的分红也超过了10亿英镑。

这就是红魔球迷不愿意放过格雷泽家族的原因——自2005年收购球队以来,格雷泽家族已经让曼联背负了超过10亿英镑的债务,这些钱本应该反哺球队的,就像曼苏尔对曼城的持续投入那样。

“他们是最差的老板,”托尔在2005年就曾预料以后曼联会有烦。“弗格森爵士在的时候能搞掂一切,但他退休后,格雷泽家族就暴露本性了,而我2005年的预言也不幸一语成谶。”

“格雷泽家族发现了足球是一项能快速来钱的产业,然后他们就踏足了这个圈子,不幸的是曼联成了受害者。”

近期滕哈格刚刚带领曼联摆脱了赛季初的颓势,这让曼联球迷燃起了一丝希望,但反对格雷泽家族的抗议活动一直没有停止,在3-1战胜阿森纳后,一些名宿认为是时候让曼联换个主人了。

“现在的一切都指向了格雷泽家族,”加里-内维尔说道。“如果说是谁种下连年战绩不佳的恶果的话,那肯定只有球队老板。如果老板一直无法做出对的决策,你不应该指责其他人。”

格雷泽家族的末日线年开始,格雷泽家族已经拒绝了很多份报价。2009年末,ESPN透露格雷泽家族拒绝了来自中东某财团的15亿英镑报价,据传报价者来自卡塔尔;一年后,一个名为“红色骑士团”的组织声称要以10亿英镑收购曼联,后来也不了了之。

也就是那几年,“绿金阵营”兴起,他们采用了球队1902年曼联的前身牛顿希思队的主色调黄色和绿色,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对格雷泽家族的运动。球迷组织设法得到了蓝州数码公司的帮助,这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,也是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合作过的公司。这家公司帮助为球迷团体组织活动,通过社交媒体向全世界发送信息。

但格雷泽家族仍岿然不动。他们成功地将曼联转化为一部印钞机——最具代表性的是2014年与阿迪达斯签订的10年7.5亿英镑的球衣赞助合同,这就是曼联,即便没有冠军,他们还是能财源滚滚。

曼联已经聘请了世界知名的Populous建筑事务所来翻新升级老特拉福德体育场,初期预算达到了2亿英镑。今年夏天球队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了超过2.1亿英镑,最新的财报显示俱乐部背上了1.84亿英镑的转会债务。

“但球场翻新和今年夏天的转会费已经是沉没成本了,球队营收受疫情影响持续不振,再有就是球队没欧冠可踢。有人说他们可能会效仿巴萨,通过售卖转播权疯狂透支未来,不过这只是饮鸩止渴而已。”

注:巴萨6月将未来25年10%的转播收入以2.075亿欧元卖出,7月又以3.15亿欧元的价格将未来25年15%的转播权出售。

格雷泽家族目前祸不单行。一方面是从来不曾消停的球迷抗议——目前领导抗议的团体叫做“The 1958”——用来纪念1958年慕尼黑空难后依靠8名幸存球员重建球队的事迹;另一方面,英国首富吉姆-拉特克利夫宣布他有意收购曼联。

拉特克利夫是老牌的曼联球迷,他就出生于离老特拉福德不到10英里的小镇费尔斯沃思,他目前拥有价值102亿英镑的石化公司英力士。拉特克利夫目前是法甲尼斯队、瑞士洛桑体育队的老板,今年五月还曾计划收购切尔西。

当然,球迷们股权再多也影响不到格雷泽家族对于俱乐部的控制,曼联前董事迈克尔-基顿最近称该计划只是格雷泽家族的障眼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